名表排行榜,一汽,水母

航空母舰是一种以其搭载的舰载机为主要作战武器的大型水面舰只。它们起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成功取代有攻无防的战列舰,成为世界各大海军扎伊根强国的海上力量核心,将敌我双方学生不雅的交战距离延展到肉眼视距外,左右着海战的胜负。本文将从海空战术、技术条件、美日舰载机飞行员培养体系等为大家深入解析二战美日航母对决这一空前绝后的作战样式。

日本发展海军航空兵的历史可追溯到1912年,当时日本海军派遣5名军人分别前往法国和美国学习,其中就包括后来中岛飞机制造公司的创建者和总裁中岛知久平。早在1913年,日本海军就将一艘7500吨级的海军运输船改装为水上飞机母舰“若宫”号,并于1914年9月1日参与了夺取胶州湾的作战行动,这是日本海航部队首次参加实战。

日本海军在二战前一直“师从”英国皇家海军,虽也受“大舰巨炮”思想影响,但与“导师”不同,日本海军对研发航母和组建航母舰队的热情很高。

1922年12月,满载排水量10600吨、可搭载15架舰载机的“凤翔”号加入日本海军序列,这是全球第一艘真正意义上的采用全通式甲板布局的专用航母。

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变爆发后,日本海军将“凤翔”号和“加贺”号变形计201406232艘航母部署到长江口,组成混合航母编队。2月5日,2艘航母上的6架三式舰载战斗机和4架十三式舰载攻击机与中国空军的4架O2U侦察机发生空战,双方均未损失,这是历史上首次舰载战机空战。

1937年8月15日,“加贺”号出动45架89式舰载攻击机轰炸笕桥机场,遭遇中国空军21架“霍狗尾花下死克”Ⅲ战斗机拦截,10架日机被击落。此后,日本海军高层军官开始主张集中使用海军航空兵力,并派战斗机掩护,此举标志着日本航母作战理论和战术发展走向成熟。

在1939年9月德国闪击波兰前,日本就已建成6艘航母,另有2艘在建。这一规模在当时位列世界第二,仅次于英国海军。

1940年,当时的第1航空战队司令小泽治三郎海军少将向军令部提出关于组建航空舰队的意见,认为航母的航空力量应集中使用,统一指挥。

1941年4月,在小泽治三郎、山本五十六、源田实等人的共同推动下,日本朴振英老婆海军首次将当时现役的主力航母编入同一支舰队,组成了世界上首支真正意义上的航母打击群“第一航空舰队”。

在该舰队中,6艘大型航母——“赤城”号、“加贺”号、“苍龙”号、“飞龙”号、“翔鹤”号、“瑞鹤”号,以2艘一组的形式,分别编为3支“航母战队”。这种将多艘航母整合在一起的编成方式,为日军开创“出动数百架舰载机集中投送毁灭性空中火力”的新型航母战术奠定了基础。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便是运用这种新战法取得的第一场胜利。

与日本相比,美国海军的航母之路起步并不算晚。1910年11月至1911年1月,美国飞行员尤金伊利借助2艘巡洋舰前甲板上搭建的木质飞行跑道,完成了单人双翼飞机起降试验,奠定了航母作为一种新舰种的技术基础。1920年4月,美国将1.2万吨级的“木星”号运煤船改装为1.4万吨级的“兰利”号航母,这是美海军史上的首艘航母,可搭载36架舰载机。

尽管不像日本航母部队那样有较多的实战机会,但在二战前,美海军也通过长期训练,积累了相当丰富的韦昭尤全部风水视频航母使用经验。在20世纪20至30年代,美国海军的主力舰队每年都要举行军事演习,其装备的2艘列克星敦级航母——“列克星敦”号和“萨拉托加”号不仅经常参演,还互相演练攻防战术。以1929年1月的“舰队问题Ⅸ”军演为例,指挥“攻方”黑色舰队的约瑟夫里弗斯少将大胆抛弃传统的舰队正面对决战术,命令“萨拉托加”号航母仅带1艘巡洋舰护航,高速绕过以“列克星敦”号航母为首的“守方”蓝色舰队的防线,从侧后“奇袭”巴拿马运河区的美国陆军阵地及运河水闸。从“萨拉托加”号上起飞的83架舰载机分波次实施攻击,一举得手。这次演习证明了航母在作战上的灵活性,显示出空中突袭可在短时间内扭转整个海战战局。

1930年在加勒比海举行的另外2次军演中,“列克星敦”号的舰载机群“重创”了“萨拉托加”爱的被告国语版20集号和“兰利”号 ,并在短时间内“击沉”多艘战列舰,再次显示出舰载机对海上舰队空袭具有“非对称优势”。经过这些演习后,美海军开始重视以航母为舰队核心的海空战术,这些战术大多由里弗斯少将负责制定。

在1939年3至4月举行的军演中,美军首次尝试将4艘航母编入同一舰队展开前妻归来总裁心慌慌协同演练,并首次试验在海上为航母和战列舰补充油料。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据称日本海军大佐源田实正是在观看过这次演习的纪录片后,才产生了推动日本海军组建“第一航空舰队”的念头。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遭日军飞机偷袭后,美海军很快意识到航母对制海作战的重要性,旋即加大了在建造航母领域的投入,并逐渐把航母从一种战术武器发展成一种战略工具,由此拉开了规模空前的美日航母大对决的序幕。

与战列舰对战不同,航母对决通常都是超视距作战,战前需要尽可能地搜集和获取大量有关敌方舰队的方位、实力等情报。而当时的侦察手段除无线电监听、密码破译和潜艇警戒外,主要依靠航母和战列舰搭载的侦察机实施“撒网式”的大区域远程监控。以1942年6月的中途岛海战为例。日本海军方面,南云舰队战前只派出7架爱知“零式”水上侦察机对50万平方千米的海面进行扇面侦察,相当于每架要负责比英国威尔士地区还要大3倍的侦察面积。

相比之下,美国海军在占有提前破译日军密码,从而预先布置好舰队的领先优势下,战前还派出多达30架PBY“卡特琳娜”远程水上飞机(注:最大飞行速度每小时314千米,最大航程4030千米)进行侦察,无论侦察密度还是范围都远超日军。从情报获取角度,美军尚未与敌交火就已占得先机。

不过,航母对决除了料敌于前外,关键还要靠双方舰载机实打实的战斗来分胜负。以偷袭珍珠港时的日本海军“翔鹤”号航母为例,其舰载机群包括:负责护航的20架零式战斗机、负责进攻的32架97式鱼雷攻击机和32架99式俯冲轰炸机。从配比来看,日军航母舰载机群更偏重进攻,其主力“零式”战斗机上就宁可牺牲装甲防护来突出速度和机动性,体现了日军一贯喜欢冒险赌博的“武士道”精神。

当然,形成这种作战理念的主要原因,还在于日本整体国力弱于美国,打不起资源消耗战,所以更强调突袭和“一击必杀”魏子煜。但这一思想带来的致命缺陷就是日方空杜马希中掩护机群数量少于美军,导致中途岛海战时,日军4艘航母被美军俯冲轰炸机群抓住防御“漏洞”而遭全歼。图为描绘中途岛海战的画作。

反观财大气粗的美国海军,则更强调航母要攻防兼备,例如“列克星敦”号的舰载机配比就为:39架F4F战斗机、40架SBD俯冲轰炸机和21架TBD鱼雷攻击机。其舰载战斗机数量是日军的2倍,与俯冲轰炸机群数量不相上下。只是相比日军重视用鱼雷机,美海军更偏好俯冲轰炸机一些,因为与水平轰炸相比,俯冲轰炸在打击海面上移动舰艇时具有更高的轰森海塞尔e825s炸精度。

重视俯冲轰炸,欧阳淳也与美军在这方面经验较为丰富有关,世界上首次在实战中系统运用俯冲轰炸技术的就是美国海军陆战队。

1919年,美军镇压海地暴乱期间,曾派遣德哈维兰DH-4B双翼机实施过俯冲轰炸。美海军上校约瑟夫里弗斯、上尉弗兰克韦德进而在1925年提出对俯冲轰炸战术加以改进,包括:轰炸机从3048米的高度接近目标,之后以70度角向下高速俯冲。试验证明,运用这一战术,俯冲轰炸机不仅可降低敌防空火力的命中率,还能有效提高轰炸精度。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美军航母舰载机的配比状况,不仅反映了美军强调均衡战术的指导思想,更与其所拥有的强大国力支持关系密切。以美海军二战中的2大主力舰载战机——F4F和F6F为例,尽管两者看似外形变化不大,但其实在短短2年半的时间内,性能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最大起飞重量方面,F6F比F4F大了3.7吨,但每小时的最大平飞速度反而比F4F快90千米,最大航程更是增加了160千米。火力方面,F6F装备的12.7毫米航空机枪也由4挺增至6挺。因此,F6F在综合性能上已完全可以压制日本海军的零式战机。

在1944年6月19日的马里亚纳空战中,美军曾创造了连续击落97架日军战机,而自身几无损失的记录九条沙也加,史称“马里亚纳火鸡大猎杀”。

太平洋战争后期,美海军还装备了多用途的F4U“海盗”攻击机,后者在支援美军两栖夺岛作战时发挥了很大作用。与战列舰相比,它们更灵活,还能深入岛屿纵深支援地面部队。1945年7月24至28日,美军舰载机对日本海军基地吴港接连发动3次大空袭,轻逸贷仅24日就出动舰载攻击机1747架次,击沉 “天城”号航母、3艘战列舰、4艘巡洋舰等多艘日本主力战舰,算是报了珍珠港的“一箭之仇”。

最后再比较下美日航母对决的决定性因素——人。先说舰载机飞行员的tom97培养。众所周知,日本海军到二战后期舰载机飞行员十分短缺,且战斗素质直线下降,除了大部分一线飞行员因几次海战损失殆尽名表排行榜,一汽,水母外,主要问题还是出在其糟糕的培训体制上。

1941年,培养一名合格的日本海军飞行员需要700飞行小时,而美国海军飞行员仅需305飞行小时就能上舰服役。相比之下,虽然日军飞行胸吧员技战术素质过硬,但由于培训过程太严苛,每年仅有约100人能熬过长达4至5年的残酷训练后毕业。

开战后,日本海军飞行员损失的速度远超过补充的速度。例如,日军在珍珠港损失29名飞行员,就意味着损失了当年飞行员毕业生总数的四分之一强。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日军又损失了数百名优秀飞行员,最终迫使日本改革飞行员培训课程,结果却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1945年,日军飞行员所的训练时间仅100小时,当然这也与燃油匮乏有关。

相比之下,美海军飞行员的训练时间不断增加,到1943年已增至500小时,同时保持着约18个月的飞行员培训项目,从而能保证向前线持续、稳定地补充飞行员。

此外,美军不像日军那样要求有经验的飞行员必须留在一线作战,而是反其道而行之,飞行员通常执行完50次任务后,就被派回后方担任飞行教官。而且美海军战机都有较强的防护装甲,也令优秀飞行员存活几率大增,越到战争后期,美日之间的差距就越明显。

因经济和工业实力有限,加之急于扩军备战,日本早期建造的航母大都由战列巡洋舰、邮轮改装而来,每艘航母的内部结构,特别是机库、升降机、内部甲板的结构布局都不一样。女虐男

而舰载机部队要发挥最大作战效能,机库里战机如何调配、飞行甲板人员如何组织都是重要因素。但由于飞行员和航母数量都比较少,日本海军舰载机部队与航母基本上是一一对应关系,这就意味着那些海战中幸存下来的飞行员,即便被重新分配到其他航母上,也需要花较长时间来熟悉新舰性能、布局、战斗流程,并完成与舰员的磨合,才能重新形成战斗力。这一问题的实质,反映的其实是美日两国在造舰能力方面的差距。

反观美海军,其主力航母约克城级、埃塞克斯级在设计制造的标准和风格上,可谓一脉相承,保持了高度统一和标准化。采用这种方式的优势在于,美国可以用一艘标准航母,成批地训练舰载机飞行员和航母舰员。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军迷会将美国在太平洋战争后期成批投入的埃塞克斯级戏称为“饺子级”——该级航母先后完工24艘,其中14艘是在二战结束前投入服役的。而日本海军在后期因作战人员损耗过大,就算造出“信浓”号这种屈指可数的新型航母,也很难再为之配齐足够的合格飞行员和相应的舰员。

随着实力此消彼长,日本海军到战争后期不论是在飞行员,还是在装备方面均已处于劣势。到1945年冲绳战役时,甚至已无法派出航母参战,只能派出“大和英姿带”号战列舰执行自杀性质的“菊水特攻”。而美海军则愈战愈勇,不断将最新主力舰和战机投入对日作战。

二战,美日在太平洋上的海空死斗,充分表明航母对决这一革命性的新型作战样式,不仅是海军作战体系之间的对抗,更是国与国之间的综合实力对抗,唯有强者才能笑到最后。在全球化的今天,任何一个大国都依赖海上通道,航母是保障海上通道的安全畅通的有效武器系统。二战后,因美国一己私利,日本海军传统被较多地保留下来,到如今其军国主义思潮开始泛滥,再次拥有航母并称霸亚洲是其孜孜以求的美梦。出云号航母的出现,以及“以出云号大战中国辽宁号”的叫嚣,加上日本对中国钓鱼岛的非法要求,都反映了其对中国等邻国的敌对思想和侵略野心,值得我们所有人警惕与认真对待。

文章链接

二战日本王牌航母覆灭记

超级巨舰,二战日本航母纵览!

血战太平洋,美日航母大决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