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武,做胃镜前注意事项,太姥山

早在处死赵王司马伦的时候,卢志就为成都王司马颖制定了行动策略:以退为进。

其大意就是:不要沉迷于洛阳,不要与执政官发生矛盾,只要我们努力经营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谁都不敢小瞧我们。等将来时机成熟,我们再前往洛阳,一举搞定一切反对派。


成都王陈柏森司马颖很喜欢这种策略,所以他从不留恋帝国执政官的位置。别人争权夺利的时候,他在抚恤伤兵和死者,他在周济百姓,获得了很大的名望。

但随着时间的发展,卢志制定的行动策略逐渐走样了。

卢志希望成都王司马颖以退为进,绝不是让他躲爱宅在自己的地盘里遥控中央。

卢志希望成都王司马闻业权颖以退为进,绝不是缩在自己地盘离再也不出来,洛阳还是很值得经营的。缘来没法挡

可成都王司马颖逐渐迷恋上了邺城,不愿意再去洛阳了。一是因为司马颖可以在邺城一言九鼎,而在洛阳还要考虑权力制衡;二是因为司马颖即使不去洛阳,也可以在邺城做遥控者。


卢志虽然一再劝谏,但尝到甜头的司马颖却不愿意再听卢志的话了。一心一意地缩在邺城,也不愿意放弃遥控洛阳的机会。

史书上说:成都王司马颖之所以长期在邺城生活,是因为他母亲不想离开邺城。其实,岂止是司马颖的母亲不想离开邺城,司马颖及其大多数手下也不想离开邺城。

只要成都王司马颖能够留在邺城,随着司马颖实力的提升,邺城就会越来越像一个中央政府。届时,邺城当地的大小官员身家地位都会大幅提高。

可问题在于:坐在邺城遥控中央政府这种行为,怎么看都像是乱臣贼子的做派。而以地方政府的身份,一再胁迫和派兵攻打中央政府求佛还钱版,更是大逆不道的表现。

卢志之所以一再劝阻成都王司马颖,就是担心司马颖透支了自己的信任额度。


成都王司马颖打败了长沙王司马乂之后,自封为皇太弟,并顺利成为了帝国的新任执政官,乱臣贼子的气息早已掩盖不住。整个帝国的政治中心,也从洛阳逐渐转移到了邺城。

这就是成都王司马颖惹祸上身的根源:洛阳城中有皇帝,更有王公贵族和军政强人,可这样一个地方却逐渐成为了邺城的附属,他们能甘心吗?

所以当东海王司马越振臂一呼的时候,那真是应者如云。就连晋惠帝司马衷都决定御驾亲征,这绝不是被迫的。

永兴初,左卫将军陈眕,殿中中郎褾苞、成辅及长沙故将上官巳等,奉大驾讨颖,驰檄四方,赴者云集。——《晋书》卷五十九列传第二十九

几乎没有人能强迫晋惠帝司马衷,赵王司马伦想要玉玺,司马衷就死抓着不放手,最后手指都差点被掰断。张方希望司马衷离开洛阳,晋惠帝跳起来反对。再便便洞先生想强迫,他就找个地方跟你玩捉迷藏。最后实在没办法,他就在路上哭个没完没了。

对这样一位皇帝,或许有人可以强迫他做事,但绝对没人能让他不露声色地被强迫。这位皇帝智力有问题,不会隐藏自己的喜怒哀乐。

但对于这次御驾亲征,晋惠帝司马衷明淘车夫网显没有反对。就算他再傻,他也明白自己已经大权旁落了。现在有机会夺回权力,他当然要积极支持!

帝国几次内乱,皇帝都没有什么激烈反应,但这次居然要御驾亲征,可见晋一车面包人惠口活帝司马衷对于自己的弟弟东海王司马越失望到了极点。


面对如此浩大的声势,整个邺城惊恐万分,有人劝成都王司马颖立刻投降,别和皇帝作对。

司马颖当然不会投降,他立刻率军与晋惠帝对峙。晋惠帝的军队特莱雅虽然人多势众,但其实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成都王司马颖没有废太大的劲,就打败了晋惠帝司马衷的军队。

在战场上,乱箭竟然射到了晋惠帝司马衷的脸上,乱军更是冲到了晋惠帝的身前。嵇绍用身体保护着晋惠帝,一路身受重伤。看着用身体保护自己的嵇绍,晋惠帝司马衷对乱兵高呼:他是忠臣,你们不可以杀他!但嵇绍还是被杀了,鲜血溅了皇帝一身。战后,当人们要洗皇帝衣服的时候,皇帝说:衣服上有嵇绍的血,你们不要洗它。

及事定,左右欲浣衣,帝曰:“此嵇侍中血,勿去。”——《晋书》卷八十九列传第五十九

初次看到这段历史的时候,我被晋惠帝司马衷的表现震住了。

晋惠帝司马衷是傻子,这好像没什么疑问。可是这个傻子懂得感恩,有良知。而那些所谓的“聪明人”,却一个又一个被权势冲昏了头脑。

当成都王司马颖把晋惠帝司马衷“迎”(实际上是俘虏)到邺城时,就意味着他已经堕落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反动军阀。不管怎么看,司马颖都变得越来越像董卓了。

而对于这样一个人,还指望能有什么好下场吗?


虽然打败了晋惠帝亲率的大军,但形势并没有好转,严少龄成都王司马颖爱因兹贝伦相谈室的执政危机即将到来。

但司马颖本人并没有这种自觉,打败了晋惠帝之后,司马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成为卢克普拉尔皇帝了。于是,司马颖开始对并州的司马腾和幽州的王浚指手画脚,这种举动惹来了司马腾和王浚的不满。

司马腾和王浚分别是并州和幽州的实权人玩转七龙珠物早在赵王司马伦作乱的时候,他们就对成都王司马颖的号召爱搭不理。现在司马颖已经里弗斯驾驶战斗模式沦为了一个乱臣贼子,他们更不会给司马颖留任何面子。于是,他们很快就开始针锋相对地反击司马颖。

如果只是三方势力内战,成都王司马颖还不太在乎。可问题就在于:司马腾三国之傲世龙腾和王浚不但自己率军前来,还邀请了鲜卑和乌桓的骑兵一起行动。

此时的鲜卑和乌桓,正在为了长城以北的霸权大打出手,所以他们此次南下只能算是友情客串。但就算如此,这些横冲直撞的骑兵也够司马颖喝一壶了。

成都王司马颖无法应付这支联军,自然也得想办法找异族借兵。在这种背景下,匈奴领袖刘渊找到了成都王司马颖:只要你授权,让我组建骑兵,我一定帮你好好收拾鲜卑和乌桓!

颖悦,拜元海为北单于、参丞相军事。元海至左国城,刘宣等上大单于之号,二旬之间,众已五万雷武,做胃镜前注意事项,太姥山,都于离石。——《晋书》卷一百一载记第一


对于这个建议,成都王司马颖只是略作思索,然后点头同意。

什么叫病急乱投医?这就叫病急乱投医!

自秦末一来,匈奴一直都是中原王朝的大敌。西晋帝国立国之初,对于匈奴的防范也是颇为严密的:西晋帝国通过各种手段,一直让匈奴各部处于分裂的状态。所以在晋惠帝司马衷的执政期间,匈奴其实并不算强大。

但此时的成都王司马颖,因为在战场上一败再败,所以不得不求助于匈奴。当初晋武帝司马炎都不敢做的事,他的好儿子——成都王司马颖开始做了。

在成都王司马颖的有意纵容之下,匈奴五部连成一个整体,出现在了西晋末年的历史舞台上。


此时的匈奴五部早已高度汉化,所以刘渊并没有带兵到长城外参与争霸,而是打算逐鹿中原。届时,成都王司马颖早已被鲜卑和乌桓打得灰头土脸,他肯定无法扼制匈奴五部的扩张书拉密女小站。

成都王司马颖的这一举动,就好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般。西晋帝国之前的争斗死神在异界,从来都是晋惠帝司马衷的亲戚们争权夺利。而依奈化妆品现在,异族开始登上了历史舞台。